「原创」曹植的童话:且看小雀儿如何战胜大鹞

摘要:鹞子看见这架势,又被那么多各类飞禽走兽围观,相形之下,自己总有以大欺小、恃强凌弱的嫌疑,想了一会儿,鹞子咽了几口口水,就飞走了。 鹞子啊,您看我出身低微,家庭贫贱。...

  

「原创」曹植的童话:且看小雀儿如何战胜大鹞子

  鹞子看见这架势,又被那么多各类飞禽走兽围观,相形之下,自己总有以大欺小、恃强凌弱的嫌疑,想了一会儿,鹞子咽了几口口水,就飞走了。

  “鹞子啊,您看我出身低微,家庭贫贱。在这里,我不会威胁到您的任何利益,您就放我一马吧,我家中妻儿尚需人照料,如若我有闪失,您教他们如何是好?”

  鹞欲取雀,雀言:“雀微贱,身卑些少,肌肉瘠瘦,所得盖少。君欲相啖,实不足饱。”鹞得雀言,初不敢语。“顷来纮轲,资粮乏旅。三日不食,略思死鼠。今日相得,宁复置汝。”雀得鹞言,意甚怔营。“性命至重,雀鼠贪生。君得一食,我命是倾。皇天降鉴,贤者是听。”鹞得雀言,意甚怛惋。“当死弊雀,头如果蒜。不早首服,烈颈大唤。”行人闻之,莫不往观。雀得鹞言,意甚不移。依一枣树,丛蕽多刺。目如擘椒,跳萧二翅。“我虽当死,略无可避。”鹞乃置雀,良久方去。二雀相逢,似是公妪。相将入草,共上一树。仍叙本末,辛苦相语:“向者共出,为鹞所捕。赖我翻捷,体素便附。说我辩语,千条万句。欺恐舍长,令儿大怖。我之得免,复胜于兔。自今徙意,莫复相妒。”

  鹞子想起几天来没有猎到任何食物,饿得前心贴后心。鹞子想到自己为了找点吃的,奔走了三日三夜,到头来还是一无所获。鹞子想到自己经常是在饿得猫抓肠肚的时候,连死臭腐烂的老鼠都能够吃得津津有味。那些时候,自己还顾得了这么多吗?想到这些,鹞子说到:

  雀儿在林间戏耍,高兴得忘乎所以。一会儿栖于枝头,一会儿落于平陆。世间的事,若都是这样愉悦,那该是多么地幸福啊!

  “小不点,您就不要白费口舌了,任您说得天花乱坠,顽石点头,我都是不会放过您的。到嘴的熟鸭子,让它飞了,傻瓜才会这么做呢!”

  正在雀儿打算好好休息时,鹞子已经落在了雀儿无法逃脱的范围内,眼睛发出了一道冷光。这冷光,直照得雀儿浑身起鸡皮疙瘩。这时候,雀儿才深深体会到一个词——恐惧;这时候,雀儿才知道什么叫做“不寒而栗”。

  “这世间,最珍贵的莫过于生命,无论是什么活物,没有一个不贪生怕死的。您今天为了自己的口腹之欢,而残忍地毁掉我的生命。您就不怕老天爷降罪於您么?您就不怕被这世上的禽兽唾骂么?”

  无非说些怎么地高兴,怎么地被鹞子所困;它又是如何地想法逃脱,如何地以情相动,以语相辩;说些它的言辞是怎样地让鹞子羞惭,甚至夸口它是怎样地比兔子灵敏。雀儿还说:你看看,大家活得都十分不易,我们要改变过去对相互的偏见和分歧,要相敬相爱,好好过日子。

  雀儿嬉耍了一会儿,有些累了,因为这一阵子的上窜下跳,还是很耗精气神的。就在雀儿欢欣的当儿,鹞子已经在它的身后盘旋多时了。鹞子先是远远地盯着,小心翼翼地、悄无声息地慢慢向雀儿移动、靠近。其实,鹞子心里早就等不及了,为了万无一失,它才一直忍着,馋涎一口一口咽下肚去。鹞子心里非常明白,只要忍得这一时,便有美餐一顿的大希望。

  鹞子不无得意,但它没有把这得意写在脸上,从它的叫声中,可以听出很重的戾气;从它的叫声中,可以听出很浓的杀气。

  雀儿虽然已吓得面如土色,但还是故作镇定,力图通过言辞,讨得一条活命回去。

  风云变幻,瞬息间晴转成阴,云翻成雨,这是常有的事。所以人类会说:祸福相依,旦夕祸福,此言不虚,很有些道理。

  曹子建有《鹞雀赋》(附文末),其间的深意众多方家已做解读。但是,学者教授们只是从历史角度、从子建自身境遇的角度来读此篇,这就是正襟危坐、板着面孔的结果。在我眼里,这赋可以读得更有意趣些。

  鹞子飞走后,另一只雀儿飞了过来。两只雀儿相拥而泣,看来似乎是夫妻。泣罢,两只雀儿一起飞上树梢,互诉哀怜之语。说到刚才遇险的事儿,雀儿又对老妻详述了一遍。

  禽兽聚得很多,雀儿想着,横竖是一死,但也不能死得太窝火,让人家骂它做软骨头。于是,雀儿停了下来,镇定了一下,一种视死如归,大义凛然的神情已显现在它玲珑秀气的脸上,雀儿的羽毛,这时是它每每大怒时才会竖起来的状态,口中大呼到:

  说这些话时,雀儿心里一阵一阵地后怕。但是,在说话的过程中,它还是尽量让自己的言语有力度,让自己的表达明晰明白。

  这是一篇寓言,子建之心,苦于黄连,直抒不得,故而托于鸟兽。现看我来演绎:

  “您看我身体单薄,骨瘦如柴,便是剐下浑身的肉来,也不到三两,这还不够您塞牙缝的。您便是吃了我,也充不了饥,或许会让您更饿。您就高抬贵手吧!”

  鹞子听了雀儿的话,不知为什么,心中忽然间就产生了淡淡的羞惭。但是,它知道,羞惭归羞惭,它必须对自己的肚子负责。鹞子不想再给雀儿说话的机会,它直接飞过去,准备将雀儿拿下。雀儿感觉到这下实在无计可施了,它一边哆嗦着拍打翅膀,一边浑身颤抖着拼命前行。但是,雀儿那两条不争气的腿已经弯曲、不听自己的使唤了,它的步子就像醉了酒的猫。虽然这样了,雀儿口中还没有忘记大喊大叫:

栗鸢

苍鹰

松雀鹰

联系我们

全国服务热线: 公司邮箱:

  工作日 9:00-18:00

关注我们

官网公众号

官网公众号

客服热线

高山兀鹫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